澳门金沙最新官方网址

老百姓叫苦不迭的收费该有个说法

作者:单搭    发布时间:2019-05-09 02:11:00    

老百姓叫苦不迭的收费该有个说法 新华网- 新华财经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09-05/22/content_11415976.htm 2009年05月22日 07:40:21  来源:经济参考报 在中国,个体户是最能忍耐的群体之一支个小摊,开个小店,起早贪黑,几分几毛地赚,一个月下来能养家糊口,苦、难、怨都认了如果不是被外力挤压得喘不过气,他们一般不会打电话向记者投诉     连日来,记者驱车三千多公里,在山东、天津、河北深入最基层走访数百家个体户,深切体味到经济危机大背景下的民生之痛面对质监、卫生、工商等强势部门伸过来的手,个体户终于忍不住了记者目睹厚厚一沓霸气十足的乱收费票据和对上述三个部门的投诉材料,忍不住要说:对老百姓叫苦不迭的收费,有关部门该给个说法了     霸道“三费”激起民愤     记者对三省市的调查发现,虽然针对个体户的乱收费名目林林总总不下一二十种,但反映最集中、最强烈的有三种:工商部门的会员费、卫生部门的食品卫生质量检验费、质监部门的检验费或技术服务费(以下简称“三费”)不少个体户称之为“三座大山”     “三费”特征惊人地相似其一是假自愿之名有了“自愿”,乱收费就有了“护身符”和“挡箭牌”,令被迫掏钱的商户有苦难言,有口难辩其二是强制收取首先交付数额不菲的所谓会费、委托检验费,成为工商、卫生部门证照注册年检的先决条件;质监部门更是靠执法开路,强收检验费或服务费其三是只收费不服务     一些个体户对记者说,如果工商局真正依法给注册和年检者自愿选择入会的权力,如果卫生部门真正依法给个体商贩自愿选择食品质量检测的权力,如果质监局真正依法给个体户自愿选择有偿技术服务或自愿委托检测的权力,乱收“三费”行为不会有生存的空间     从三省市调查情况看,个体户交纳的“三费”低则两三百元,高则近两千元在一些县市,小商小贩每月缴纳国、地两税的总额竟然也没有“三费”多,以至于出现“费进税退”“费大税小”的情况一些商户质疑:一方面是“三费”连年递增,一方面是市场上假冒伪劣商品和食品质量安全问题屡见不鲜,对比之下,这与有关部门在管理职能上本末倒置是否有很大关系     在经营者连年不断的投诉谴责中,在新闻媒体连篇累牍的揭露曝光中,在监督机构年复一年的纠风整顿中,乱收“三费”问题竟然雷打不动、生存多年,其“生命力”之顽强令人惊讶    根源在于利益驱动     个体劳动者协会会费、卫生质量检验费、质监技术有偿服务费这三项让个体户无不叫苦不迭的歧视性收费,为什么久遭诟病而岿然不动从调查情况分析,“三费”都遵循同一个路线图,就是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     据了解,一些地方的工商、质监、卫生防疫部门步入了“为收费而养人,为养人而收费”的怪圈,不仅本部门机构人员极度膨胀,还以社会团体协会的名义安排事业单位人员记者在山东某县级市采访发现,全市工商系统人员达400多人,其中所属协会70多人,协会所有人员的绝大多数工资、全部奖金和福利都依赖针对商户的收费来获取     三省市都有群众向记者反映,工商、质监、卫生防疫部门收费普遍与干部职工经济利益挂钩,收费越多,个人的工资奖励也就越高上级主管部门年年给基层单位大幅度增加收费任务,基层单位则竭尽全力去针对小商小贩收费,想方设法完成任务一句话,都是部门和个人利益在其间腾挪跳跃地作祟     在巨大的部门和个人利益驱动下,一些地方的工商、质监、卫生防疫部门为了多收费,强行剥夺了个体劳动者自愿选择的权力,利用其监管、审批许可职能,采取蒙蔽甚至威逼胁迫等各种手段,千方百计针对个体户收取费用     三部门,请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连日来,记者接到十余个省区市读者对类似问题的电话投诉,可见基层质检、卫生、工商等部门对个体户乱收费,非河北、山东、天津所独有,在其他地方也有一定的普遍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钢明对记者说,部门利益膨胀,除了增加经济运营成本外,还使创业和经营乃至就业环境不断恶化,直接导致个体工商户大量关门,造成新的失业人群     乱收“三费”问题看起来已具备类似臭豆腐的特性,治理的一个关节点是能不能下得了手,使之闻起来“臭”,吃起来也“臭”专家认为,有效的机制建设是一个重要方面,决心如何,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必须像当年治理公路“三乱”一样,施重手痛加整治要全面、迅速地引入“问责制”,并把问责的对象从所长(分局长)一级前推到工商、质监、卫生局局长甚至更高一级的主管部门负责人     个体户代表的“底层创业”适合国情,在解决就业难题方面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在当前日益严峻的就业压力面前,个体经济的勃兴和繁荣更具现实意义面对老百姓的痛斥声,“三费”大山该不该搬、如何搬、多长时限内搬掉,相关部门该有个明确态度,给老百姓一个说法了(记者肖波、王文志) [ 本帖最后由 飞龙在宇 于 2009-5-24 17:48 编辑 ] [原创]偃师邙岭乡党委书记丁宏波伙同东才庄村支书弄虚作假、串通农村信用社东才庄营业点,强行挂失存折、以卑劣手段欺蒙群众的违法事实http://0371bbs.pway.cn/dispbbs.asp?boardid=10&Id=63 我常说:拉泡屎都有部门来找你要钱!!! [s:87] [s:87] [s:87] 《古时人头也报税----当今只剩屁无捐》现在的社会除了放屁不掏钱,其他那样你不掏钱行吗 有意思[s:88] [s:88] 中泰老板李义超在短短一年多能逃税1400多万(前十年不知多少),小贩一蓝鸡蛋都难逃税务追缴? [s:73] 河北深州工商局:乱收费成检验\"战斗力\"标准 基层工商部门借营业执照年检之机,搭车强收会员费,加重个体工商户的负担,已成众矢之的,被明令禁止而记者在河北省深州市采访发现,当地工商部门不仅没能令行禁止,而是采取更加隐蔽的手段照收不误,更离谱的是顶风强收会员费成为当地工商部门检验队伍“战斗力”的标准     1/5的收入交了会员费     “工商分局通知年检,要交1000元,说是什么会员费,不交钱不给盖年检章,交了钱到现在连一张票据也没给,说以后给开票”深州市穆村镇一位经营农资的个体户对记者说     这位商户叹息道,今年生意大不如去年,货都卖不动,去年一年纯收入六七千,今年能净赚五千就不错了,交会员费就要1000元,生意真没法做了该镇另外几个经营农资的商户也向记者反映,今年他们同样交了1000元会员费才通过年检     一个正在送货的化肥经营个体户当着记者的面,就会员费问题给同行业的五家商户打电话,结果是家家在年检时都交了1000元     记者了解到,这些农资商户交纳的是个体劳动者协会和农资协会的会员费     “工商分局的人说,现在年检不收费了,只能收个协会员费,不交会员费肯定通不过年检我要求看文件,但办理年检的人说,看什么文件,他说是多少就是多少”深州市护池镇一位经营副食品超市的个体户翻开记账本对记者说,“工商收了我144元的会员费后才给盖了年检章,啥票也没给”     该市护池镇一位经营百货的个体户指着记在挂历上的数字对记者说:“今年办年检,工商收了120元,说是会员费,没给票,我就记在了这里我说不想入会,他们说不行”     记者走访了深州市穆村镇、榆科镇、护池镇等乡镇的50多家个体工商户,发现绝大多数个体商户今年年检时都交纳了1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会员费,且大多数没拿到收据商户们纷纷感叹,做点小生意真的太难了   用收会员费检验“战斗力”     记者在深州市走访,绝大多数商户表示,年年交会费,从来没见协会提供过什么服务,年检是收缴会员费的最好时机,这时不强制收取,平时谁愿意交     令记者疑惑的是,一方面是商户们对数额不菲的会员费怨声载道,一方面是当地工商部门矢口否认     深州市工商局城关分局局长刘彦勇对记者表示,年检不收费,更没有收过会员费     “今年4月份以前,在年检中是收过会员费,但省工商局后来下发通知,要求不准借年检之机向商户收取会员费,我们停收了这个费”深州市工商局榆科分局局长冯大夯向记者如此解释     一些商户告诉记者,今年生意特别难做,每个月都有好几天“剃光头”,根本没有营业额,他们在年检交费时都请求少交点会员费,但工商局的人说“收会员费有任务,跟经费和工资挂钩,没办法减免”     “收会员费有任务”,这在深州市工商系统一位干部口中得到证实这位干部向记者透露:今年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一负责人说,取消工商管理费、集贸市场管理费后,工商部门收费越来越少,只有会员费这扇门还半开着,要创新思路,把能收的费收进来,还不能出事,并且要把这项费用收取的成效作为检验队伍战斗力的标准现在工商分局收取会员费后没给票,是因为上级工商局为了防止基层局所搭车收费,收走了基层单位手里的协会会费发票     记者看到,在深州市每个工商分局办公楼里,都挂有个体劳动者协会或农资协会的牌子     公权力为何“赤膊上阵”     去年10月,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个体工商户验照办法》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利用验照乱罚款搭车收费的,给予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依法依纪追究相应责任     河北省工商局今年3月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局(分局)不得借企业年检之机,搭车收取个私协会会员费等,即日起至7月底年检结束期间,停收各种会员费     记者不解的是:在重重禁令下,令众多个体户不满的协会会员费,仍然和往年一样,在年检的时候毫不隐晦地公开、强制性地向个体户收取为什么工商部门对此项搭车收费“情有独钟”为什么工商部门不惜动用公权力,“热心”为协会的收费而“赤膊上阵”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说,工商部门强行搭车收费的行为是违法的行为,它表现出了一种“乱作为”的傲慢和霸道,其实质还在于利益驱动搭车收费屡禁屡犯,说明在基层工商部门眼里,这还不是一条高压线,其违规违法的成本很低 新华网- 新华财经 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09-05/18/content_11392976.htm “经济危机下谁在向个体户乱伸手”系列报道之二     ·之一 山东高青质监局:乱收费贴上\"科学发展\"标签     乱收费行为让人深恶痛绝,个体户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没有哪一种乱收费会让人“自愿”接受但记者在天津市静海县采访发现,本来是自愿性质的委托检验费,却被静海县卫生防病站模糊成强制收费,在给商户办理《食品卫生许可证》时搭车收取     商户:检验费是搭车强收     5月12日,记者来到静海县大丰堆镇,这个距离县城不远的小镇,各类门店足有30多家,其中大部分需办《食品卫生许可证》     “《食品卫生许可证》快到期时,防病站的人来店里说要办理《健康证》和换发《食品卫生许可证》,收了681元”大丰堆镇一位经营百货的商户对记者说    该商户提供的《天津市卫生防疫防治收费专用收据》显示,静海县防病站从该商户收取的681元中,预防性体检费63元,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618元     记者在该县的中旺镇、大邱庄镇、静海镇、蔡公庄镇、团泊镇等乡镇走访了七八十家商户后了解到,今年年初,县防病站在给商户办理《健康证》和《食品卫生许可证》年检时,均搭车收取了309元到1234元不等的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     “他们从来没有检验什么东西,也没有提供《检验报告》这个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是什么费用”一位被收取了600多元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的商户问记者     防病站:检验费是商户自愿委托     根据有关规定,检验项目必须坚持“自愿有偿”的原则,由委托单位自愿委托卫生防疫部门进行,卫生防疫部门不得强行对单位进行检验;防疫防治部门必须向委托单位和个人出具检验报告;收费应在提交检验报告时进行,不得提前预收     “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其实是委托检验费,这是商户自愿委托我们检验后,我们收取的费用”静海县卫生防病站主管业务的副站长李国兴解释说,商户都自愿同站里签了《委托检验协议书》     记者从众多商户那里却听到相反的说法:他们从来没有委托防病站检验产品质量,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是防病站强制商户交的,不交就不给办理《食品卫生许可证》,从来就是收了钱就走甚至很多商户都没见过《委托检验协议书》     走访中,该县许多商户反映,县防病站只收费不检验,也从来没有提供过检验报告,并且从来都是提前预收检测费     防病站是否给商户检验食品卫生质量呢记者提出看看去年各乡镇的检测报告,李国兴表示,检验报告都发给商户了,站里没有留存     “自愿”成了乱收费的“遮羞布”     李国兴承认,全县几乎所有的商户都交纳了食品卫生监督检验费,但都自愿签署了委托检验协议书     对于李国兴的解释,不少个体户颇有看法:“不交费就不给办证,我们哪敢不交”     一项本来是自愿交纳的费用,却被静海县防病站模糊成强制性的收费,并与办理《食品卫生许可证》挂钩,强制搭车收取,搞得当地商户怨声一片     静海县许多商户气愤地表示,被强迫出了钱,而且还要“自愿”为乱收费单位承担责任,这是哪门子自愿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认为,对一些部门来说,有了这一张“自愿”的委托书,就为乱收费大开了绿灯,成了乱收费的“遮羞布”,这恰恰是某些行政执法部门乱收费屡禁不止、一直得不到查处的重要原因之一     谭秋桂说,强行收取商户“自愿”交纳的委托检验费,实质是权力摊派,是在出售政府公信力,而且把处在弱势地位的个体户推向了无助的境地这是一种在对乱收费严厉打压的背景下,一些人想出来的新招术很明显,与明目张胆的乱收费相比,这种办法有着很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因此有着更大的危害( [s:

 

Copyright © 网站地图